联盟简介音画制作 微信平台
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爸爸的角色 作者:郑文彪

 二维码 4272
发表时间:2023-05-06 11:36作者:郑文彪来源:作家联盟网址:http://作家联盟

00a28f8f158377d614f684939bf8da07.jpeg


学长于长浩老师发给我的素材,好像让我挖到了矿,我是含着泪点在归纳书写,保鲜了故事情节的真实性。无一凭空编造,都是依据真实,当然也不排除对情节的想像。

潮起潮落生生不息,讲不完见义勇为的动人故事,城市中层出不穷的好人好事,不限时间,不限地点,当有人需要帮助时,总有平凡的人们伸出援手,温暖彼此,温暖我们。

林如海是滨海市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,今天在医院做了一台手术,患者是一位老人在家洗澡不慎滑倒,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。手术从上午十点开始,一直做到下午四点才结朿,林医生走出手术室又累又饿,觉得心慌虚脱,赶紧吃了几块巧克力。好在手术很成功,心里觉得一丝欣慰,在办公室静坐了一会,起身准备下班了。

走出医院他突然想起妻子今天学校有活动,不回家吃饭,五岁的女儿在姥姥家,自己不必着急回家了。走在路上他想何不找个小饭店,休闲一下,喝点酒犒劳一下自己呢。

沿着海边林荫道慢慢地走,正是初夏时光,傍晚的海风凉爽宜人,平静的海面波光粼粼好看极了。

天上斑斓的云海仿佛镶嵌了金色的彩边,路边的雪松,红白黄蓝的玉兰,金叶女贞与碧绿的草坪,将沿路的绿化带分成了三个层次,错落有致,与海浪相伴相映成趣。

海风拂面游人渐增,傍晚有许多游客流连于此,夕阳染在海面上,看着一朵朵白色的浪花,宛如人在画中走。林如海一边欣赏着眼前的美景,一边拐进街心花园,在木椅子上坐了下来,享受一段时光的美好。

坐下不久来了一位女人,估模不到三十岁的样子,烫着头发外穿奶油色短风衣,背着一个女士坤包,坐在木椅子的另一端。林如海用眼稍偷偷地扫了一下,看出女人妆容得体,好看的脸上有点憔悴。

女人时不时的盯着他看,看得林如海心里发毛,女人好像有话要说,呑呑吐吐显得怪怪的。林如海被眼前的女人看的慌乱起来,心里直犯嘀咕,怎么老盯着我看,不自在地站起来准备离开。

刚站起来就听到女人叫了一声“先生,请留步”,标准的普通话,有一种知识女性的韵味。

“先生您能帮帮我吗,给我的女儿扮演一个爸爸的角色”,“到底为什么,你能给我解释吗?”,林如海 好奇的询问她。

女人说先生请您坐下,听我给您说:她叫唐燕,是某中学的语文老师,丈夫是军人,在她们结婚的第三年丈夫因公牺牲,女儿刚刚两岁。

丈夫生前对女儿视若珍宝,每次探亲回来总是抱着女儿舍不得放手,对孩子有水一般的柔情。

换尿不湿,喂奶哄孩子比当母亲的心还细,女儿也依恋爸爸,在呀呀学语的时候,吐出的第一个字就是爸,而不是妈。

丈夫探亲回部队了,女儿总是翻看家里的影集,尤其爱看全家三个人的合影。她会喃喃自语的说,这是爸爸,那是妈妈,还有珊珊。照片上她搂着爸爸,大脸小脸贴在一起,是那么温馨,生出万般的父女深情。

丈夫牺牲后部队很关心她们娘俩的处境,每年都会派人来探望慰问,希望孩子的妈妈走出悲伤,早日组成新的家庭。有一次部队来了二位军人,其中一位是介绍给我的男朋友。谁知女儿见了那人就哭,没有了平时的乖巧,哭嚎着说这人不是爸爸,撵着人家走。弄的部队的那位同志很尴尬,从此唐燕也打消了再婚的念头。

女儿经常会缠着问,妈妈,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呀。我只能强忍着泪跟孩子说,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,完成任务一定会来看珊珊的,一边应付,一边生出万般迷茫。

女儿不到五岁的时候,有一次高烧不退,呕吐鼻子出血,到医院检查,开始没有查出病因,输液打吊瓶不见效,病症继续恶化。万般无奈求助了部队和街道,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四处联系专家会诊,最终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
为了给孩子治疗,学校给我放了长假,一年多的时间我带着女儿先后去了北京,上海的许多大医院,一万多元钱一针的药也用过,病症时好时坏,没有根本性的好转。

前几天孩子的病情突然恶化,皮肤呈现了许多出血点,浑身乏力眼底出血,头昏气短已经合并成败血症。大夫下了病危通知书,告诉我孩子最多还有二十几天的活头,要我有思想准备给孩子料理后事。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,我六神无主寻死的心也有了。

躺在病床上的珊珊骨瘦如柴,化疗过的光头脱了相,让人见了心里一纠一纠的难受。今天她气喘唏嘘地问我,“爸爸怎么还不回来,我想见他”。听到这里我万箭穿心,忍着泪跑了出来,横下心一定要给她找个替身的爸爸,不能让女儿带着失望离开人世间。

当我不停的在海边寻望时,远远地看到您走过来,看出您是一位有文化有素质的人,恍惚间觉得很像我的丈夫,可是张不开嘴,只好在后面跟着您。

我想求求您,给孩子临时扮演一个爸爸的角色,满足孩子一个渴望的心愿,我会永远感激您的,耽误了您的时间,我会付给您报酬的。

唐燕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,丈夫的革命烈士证书,点开手机找出她们一家的照片。只见照片上唐燕,珊珊,丈夫三个人亲妮的依偎在一起,脸上露出幸福满足的笑容。

林如海仔细地看了看她丈夫的照片,感到非常吃惊,自己真的很像她的丈夫。

夜悄悄地降临,海边的灯光秀点亮了千家万户,飘摇变幻出五颜六色的帷幕,给夜增添了梦幻的奔流不息。

唐燕的讲述打消了林如海的疑虑,他鼻子酸酸的,触动了心灵深处最软的神经,霎那间觉得这个女人的形像变得高大起来。自己生出一种见义勇为的敞亮气魄,立马答应扮演孩子的爸爸,现在就去探视孩子,至于报酬不要再提。

珊珊治疗的医院离这里不远,病房在四楼,里面有三张床,靠窗的一张床躺着孩子,另外二张床空着,患者今天出院了。

只见发着烧的珊珊满脸通红,身上插满了输液胶管,无神的眼睛似乎在盯着天花板,她的口腔里仿佛有口浓痰,在喉咙里艰难地喘息回响着。

妈妈静悄悄的来到床边,附在珊珊的耳边说,“珊珊快看看,你爸爸来看你了”。只见女儿睁开了双眼,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如海,端祥着认出了是爸爸。她的眼睛里闪烁出久违的光亮,开心的笑了。她伸出瘦骨嶙峋的小手,喃喃地喊了一声“爸爸”,这一声久违的爸爸,喊哭了妈妈,“爸爸”二字在病房里回旋着超人的感染力,林如海已经泪流满面。

从二岁到五岁,女儿整整三年没有见到爸爸,没有叫过爸爸,“爸爸”二字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折射出人世间母爱的伟大。

握着珊珊滚烫的小手,林如海含泪动情地说,珊珊,爸爸这次回来再也不走了,天天陪着你,等你病好了咱们回家,珊珊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

林如海承诺每天班前七点,傍晚七点一定准时过来探视珊珊,决不让珊珊失望。唐燕知道遇见好人了,喜极而泣是自己的幸运。

走出住院大楼,林如海仰望着满天的星星,心里很难受。他觉得老天不公,为什么要让一个失去父爱的孩子,承受如此大的病痛;为什么要让一个失去丈夫的弱女子,承受这么多的不幸。

回到家妻子已经回来了,在饭桌上林如海向妻子讲述了今天的溊遇,妻子听着听着红了眼圈,心生万般同情。她叹着气对林如海讲,我相信自己的眼光,你放心扮好一个爸爸的角色吧,我支持你。

林如海听了心生暖意,庆幸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妻子,妻子打开女儿的书柜找了几本小画书,从玩具柜里找了几件玩具,嘱咐丈夫明天带过去,给珊珊送上高兴快乐。

持续探望了二个多月,一天下午林如海接到唐燕的电话,告之珊珊正在抢救,快不行了。林如海连白大褂也来不及脱,匆匆向护士站打了个招呼,开车急忙赶过去了。

病床前大夫和护士正在进行最后的抢救,珊珊身上插满了管子,处在弥留阶段。林如海脱下白大褂,轻轻地在珊珊耳边说,“爸爸看珊珊来了,你睁眼看看爸爸”。许是回光返照,只见珊珊两眼炯炯有神,深情的看着林如海,含着泪水向林爸爸点了一下头,已经说不出话了。

此时珊珊的胸腔明显地出现了剧烈的起伏,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前行,不带任何怜悯和同情。当十七点十分来临的时候,珊珊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平静地走了,走时她的表情十分祥和。

唐燕蹲在蒙着白床单的遗体前,双手捂着脸无声的啜泣着,继而撕哑地放声大哭,这是人间的生死离别,喧泻着万箭穿心的伤痛。

林如海握着珊珊渐渐变冷的小手,此情此景戳中了泪点,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,滚落到地上……


郑文彪:青岛市武术文艺协会会员,山东散文学会会员,作家联盟会员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