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盟简介音画制作 微信平台
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天赐良缘 作者:海文

 二维码 3211
发表时间:2023-05-11 20:16作者:海文来源:作家联盟网址:http://zgzjlm.com

51miz-P1243767-E4R97ISU_副本_副本.jpg


秦先生的儿子南京医科大学毕业,在南京一家医院的肛肠科做了医生,七年后与南京本地的妻子结婚,有了儿子。

秦先生的老伴三年前因病去世,好在老伴在的时候,他照料妻子,承揽了买菜做饭几乎所有的家务,现在除了落寞孤独,生活打理没有觉得不便。

平时在家看看书,写写文章,练练脑,看到发表在媒体的作品,颇有成就感。每天中午,晚餐一杯酒二个下酒菜,自得其乐。高兴的时候约上几位笔友,在家里摆上一桌,吟诗弹唱,反正没有人管,可以任性的在烟酒茶里寻乾坤。

儿子几次要接父亲去南京养老,秦先生不愿意去掺和,婉言谢绝了。儿子不反对爸爸找老伴,也许是对过世老伴的感情放不下,秦先生自己不急。他每年都会去南京儿子家小住几天,为的是看看孙子,散散心。

刚巧这天在儿子家与孙子逗乐,儿子下班进门就问,“爸,李月梅你认识吗,她要见你”,听到李月梅三个字,秦先生打了一个机灵,连声追问,“你怎么能认识她”。

儿子讲:她是我的一个患者,住院做阑尾炎手术,在查病房的时候,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,嘴里一边说太像了,一边忍不住问我是哪里人。

我如实告诉了她,她自言自语的说,“这就对了,你认识秦国璋吗”,我说那是我父亲,她忙不迭的问我,“你爸爸现在在哪?”,我告诉他就在我家。她急着对我说,“叫他来,我要见他”。

听到这里秦先生已经坐不住了,他喃喃自语,“那是你爸的初恋啊,我们已经五十多年沒有见面了”。

秦先生讲述着恢复高考那年,他考入了南京大学中文系,大二时被选为系学生会主席,系学生会文艺部委员是同班的李月梅同学。她是苏州人,长相俏丽白净,说话慢声细语,是一位吹拉弹唱拿得起放得下,多才多艺的女生。

在学生会期间我俩接触比较多,一来二往有了好感,在李月梅眼里,我稳重帅气,有上进心,学习好有组织能力。我对她是仰慕已久,是求之不得的女神,就这样干柴烈火搭在一起,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。

大学毕业我分配到青岛,她留在南京,忘不了离别的那天,她来火车站送我,在绿皮车厢的车窗口,她拉着我的手,动情地对我说,“不要忘了我,我在南京等你”。火车启动了,我招着手伸头大喊,“一定,等着我”。

回到青岛,初期还有书信来往,保持着恋人关系。我俩都是独生子女家庭,女方父母的身体不好,要求我必须调到南京才能答应婚嫁。

我的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,怕我去南京,竟然瞒着我,烧了女方所有的来信,牵手的红线被父母狠心的一刀斩断,拆散了一对鸳鸯。

秦先生一直蒙在鼓里,以为女方变了心,接受了父母托人给我介绍的青岛姑娘,结婚成家有了家庭。现在突然得到了李月梅的消息,简直是意外惊喜,能沉得住气吗?

秦先生一夜没睡好觉,第二天早晨让儿子陪着到了医院,病房里只有李月梅与儿子二个人。迈进病房的霎那间,秦先生与李月梅双目不期而遇,是陌生又透着面熟的感觉,时间在这里静止了,只能听到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。

看着看着动情了,秦先生迎向前,大喊着我终于见到你了,李月梅情不自禁站了起来,两人相迎搂抱着凄不成声。泪水滴落在身上,似梦如幻,她的儿子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。

秦医生悄悄的拍了一下李月梅儿子的肩膀,请他到医生办公室,详细的讲了父亲和他母亲初恋情人的故事。

哭泣了许久抹干了泪水,彼此仔细地端祥着:李月梅的头发白了,眼角有了鱼尾纹,只是有了皱纹的脸上,依稀还有旧日的俏丽,惹着秦先生爱怜。

秦先生的头秃了,身体发福了,脸上有了老年斑,依稀还有年轻时的一点帅气,这些久违的残留,点燃了初恋的旧情,融汇了细腻柔软的心流。

李月梅谈起了分别后没有收到秦先生的回信,在父母的逼迫下结婚生子。丈夫是大学哲学系的老师,因为一本所谓的“反动日记”被批斗押送到水库工地劳动改造,结果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中头部,不治身亡,一条鲜活的生命没有了。

拿着那张巴掌大的死亡通知书,像是晴天霹雳砸垮了李月梅心里的防线,欲哭无泪,几次寻死都被抢救过来了。

悲剧轮番上演,期间有人窥视她的美貌,一条条无中生有的消息,编造出许多花边新闻,掀起惊涛骇浪。她用不屈的品格粉碎了陷害,艰难的挺过来了,那段刻心铭骨的日子永远不会忘记,那些坎坷,那些艰难是心中永远的痛。

一场春雨打湿了医院里的花儿,傍晚的樱花路上残红满地,夕阳染在花瓣上,冷风吹醒了万物。

死去的丈夫已经平反,儿子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主管,已经结婚,给她添了一个小孙女。

李月梅的经历让秦先生感叹不已,愈发感到愧疚,月梅遭了这么多的罪,是自己对不住她。他虔诚地跪在李月梅面前,他要替父母赎罪,替自己赎罪。此时的李月梅已是流泪满面,她扶起了秦先生,心里已经原谅他了。

秦先生庆幸晚年的邂逅,德不孤必有邻,这是上天的馈赠,属于自己的幸运,他诚恳地说:“月梅,我们搭伙一块住吧”。

“不搭伙,领证结婚,你上哪我跟上”,李月梅又露出秦先生喜欢的又嗔又娇的模样。

“好,好,不搭伙马上领证,咱们旅行结婚”,秦先生满口应允着,自感年轻了许多,喜悦的笑声响彻在病房,幸福的花儿怒放在心头。

真是,人间婚姻有曲折,老来巧合属罕见,不搭伙去领证,重度蜜月赐良缘。


郑文彪:海文,青岛市武术文艺协会会员,山东散文学会会员,作家联盟会员。

分享到: